欢迎来到 - 澳洲幸运10微信群 !【接待77728849】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诗歌大全 > 现代诗歌 >

睡不着|为了诗歌,绑架一个孩子

时间:2019-06-21 21:43 点击:
她跨出自己的职责范围去培养一个小朋友,这在界线分明的现代社会很难被理解和接受。现代社会的常识是:单纯的喜爱必将导向疯狂,否则便是不成立的。

编者按:如果你“不想睡”或者“睡不着”,欢迎继续阅读。
这里或许有个文艺片,这里或许有个惊悚片。不知道你会闷到睡着,还是吓得更睡不着。
玛吉·吉伦哈尔的新片《幼儿园教师》(The Kindergarten Teacher, 2018)挑战了现代法律和伦理,引起很多人的不适。
现代科学无法解释天才的诞生,也测算不出诗歌的构成。吉伦哈尔饰演的幼儿园教师Lisa Spinelli飞蛾扑火般被这片仍保留神秘的地带吸引,在一系列“错误”而疯狂的决定后,她绑架了五岁半的幼儿园男孩吉米(Parker Sevak饰)。

睡不着|为了诗歌,绑架一个孩子

直接剧透是因为这部影片不应被归入悬疑/惊悚类别。这个曾被讲述的老故事(它与2014年的以色列版本走向基本一致),也不应该仅仅提供一个伦理讨论的样本。在温和的环境中引发无人问津而毁灭性的疯狂,这几个元素的组合本身已经非常有趣,它们能引发更深层的情感和思考。
Lisa Spinelli做了二十年幼儿园教师,婚姻舒适但平庸乏味,手机、游戏和派对填满一双青春期儿女的生活和想象空间。Spinelli爱他们,但是对他们失望。
她报名参加一个成人诗歌班,是班上普通的一员。她对艺术的感知力和渴望大于表达力,所以她对自己大概也是失望的。
这时班上五岁半的小男孩吉米突然显露出诗歌的天才。他出口成诗,Lisa Spinelli立即意识到这些从小男孩脑袋里淌出的简单句子,比她苦思冥想得到的诗句更接近诗歌的神秘本质。
把她推入疯狂的是,周围无人意识到吉米是个天才。小男孩经营夜店的父亲只希望他做个普通人,保姆把他当无知的小婴儿对待。花花绿绿的功利世界像鳄鱼张开大嘴,随时准备吞没吉米的天才。Spinelli的所有失望和不满都被激发,她决定像莫扎特的赞助者们一样供养吉米,她决定带吉米逃跑。

睡不着|为了诗歌,绑架一个孩子

一切都指向她的错误和可悲的结局。法律上,伦理上,她犯了绑架罪和僭越罪。绑架违法,她无权跨过小男孩的父母决定他的成长方式,也无权替小男孩决定是否要做一个天才,为世界奉献美丽的诗歌。
观众怀疑Spinelli的动机,很多人认为她的行为出于自私,以及对现实不满的补偿心理,才会如此强烈地希望吉米的天才不要被抹去。也有人认为她愚蠢,被挫折冲昏头脑;吉米可能根本不是天才,降临世界时带来的灵感很快会像梦一样沉入忘川。小时了了的例子难道还不够多吗?
但这些都不是影片想要着力探讨的,它想提供的是一种更开阔狂野的思考空间。
今天,人与人之间的界线比以往的任何时代都清晰。小的时候幼儿园老师还会自说自话帮我剪个童花头,在午睡时候带两个她喜欢的小朋友去家里玩,给我们涂口红点腮红当洋娃娃妆扮。如今这样的行为无疑越界了,定会引起家长的不快和警惕。更早的年代,天才的耀眼仍然受到普遍的赞叹和敬仰。人们还比较单纯,不会未雨绸缪天才因为鹤立鸡群而可能招致的磨难。
破格的行为虽然也会招致非议,但同样存在成为传奇的可能性。然而影片中的今天,Spinelli在下课后带吉米去看艺术展、参加诗歌交流会,尾随摸到吉米的新幼儿园,偷偷在围栏外和他说话,种种行为足以引发观影者的普遍恐慌。原因是Spinelli越界了,她跨出自己的职责范围去培养一个小朋友,这在界线分明的现代社会很难被理解和接受。现代社会的常识是:单纯的喜爱必将导向疯狂,否则便是不成立的。

睡不着|为了诗歌,绑架一个孩子

很少有人敢做一个大胆猜想,即Spinelli对吉米和他的天才,二者或能合二为一,存的是爱惜与怜悯。
有没有想过,Spinelli的犯罪,或许真的不是出于自私?
当她的诗歌班老师知道她在课上朗诵的诗作来自吉米时,讥讽她:“你不是一个艺术家,只是艺术的欣赏者。”
诗歌班老师的狭隘,与无法理解Spinelli心存怜惜的狭隘是一样的。因此我不觉得《幼儿园教师》站在Spinelli的角度叙事有何不妥,也不认为导演不愿展开伦理讨论,也几乎没有探索吉米的内心是一种缺失。

睡不着|为了诗歌,绑架一个孩子

有评论者认为《幼儿园教师》没有把好牌打出彩,把主题缩减为“一个女人的中年危机”,只能说这种想法太浅薄。
艺术欣赏者Lisa Spinelli,灵魂的厚度并不比诗歌天才吉米或任何人单薄。她毁灭自己的一系列举动没有因为她不是天才而显得廉价。相反,正因为她要守护的不是自己的天才,才更符合伟大悲剧的意义。
玛吉·吉伦哈尔在解释这个角色的时候说:“影片表现的是一个有天分的女性被环境窒息时的反应”。她的表演静水流深,没有刻意为角色的行为增添任何有关牺牲和守护的光彩,也没有凸显失望和疯狂。从始至终,Lisa Spinelli都是体面而有尊严的。即使到最后,小男孩吉米把她反锁在浴室报了警,她也没有陷入歇斯底里,而是坦然接受自己行为的后果。
吉米被解救后,女警员哄他,说要给他买一支冰激凌。当他在警车里茫然地说“我有一首诗”的时候,世界又回到Spinelli没有出现时的样子——大人递给他一支甜甜的冰激凌,给他一个安全平庸的成长环境。
这对吉米来说没有什么不好的。他正常地成长,而Lisa Spinelli只是存在过,并将在他的记忆里成为晦涩难言的一块疤。

睡不着|为了诗歌,绑架一个孩子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