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澳洲幸运10群:站长推荐微信【接待11185089】(大额无忧,安全放心)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话语 > 甜言蜜语的话 >

章节目录 第407章 席湛的甜言蜜语

时间:2020-05-15 23:50 点击:
最难不过说爱你章节:章节目录 第407章 席湛的甜言蜜语全文在线阅读

席湛并未说什么时候爱上我的话,只是将我搂在怀里提起了两个孩子,“小狮子没有润儿聪明,很多事润儿一学就会,不怪他安静!”

    我好奇的问:“安静和聪明有关?”

    “聪明的孩子更喜欢安静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的允儿笨?”

    席湛:“……”

    席湛带我下了楼,两个孩子仍旧在地上玩乐,而乳娘和荆曳守在一侧的,两条德牧也围绕在他们的身边,席湛过去蹲下身将允儿抱在了怀里轻笑道:“还没有一岁,聪不聪明无所谓的,只是润儿的能力太强,是个不错的苗子。”

    席湛难得的夸润儿。

    “那有你小时候聪明吗?”

    席湛道:“嗯,孩子不会比老子差。”

    这是席湛对润儿的期许。

    我突然明白润儿的一生……

    润儿的未来定是波折的!

    想起这我有点心疼润儿,但席湛已经为他准备了一条路,等年龄起来就要送他离开。

    我抬手捏了捏他的脸颊,他声音软软的喊着我妈妈,我正想凑过去亲亲他的嘴唇时席湛突然给移走了,那时我只是觉得巧合而已。

    席湛道:“走吧,哄孩子睡觉。”

    我抱起地上的允儿随席湛上楼,两个孩子比较闹腾,一直睡不着,席湛耐心的哄了很久道:“小狮子,乖,和哥哥一起睡觉好吗?”

    允儿一直抱着润儿不肯睡,我站在席湛的身边望着他英俊的侧脸突然想起母亲说的话!

    她让我建立起席湛和两个孩子的感情。

    如今这样算是稳定了吧?

    席湛对这两个孩子虽然算不上多热络,但是他心底是在意他们的,特别是对允儿很是喜爱,每天都会抱上一段时间教她说话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爸爸~爸爸抱抱~”

    九个月大的允儿只会说几个简单的字眼,而且爸爸说的贼溜,她知道如何哄席湛开心。

    席湛笑了笑将她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允儿咯咯的笑开又喊着,“爸爸~爸~爸~,爱爸爸哦~”

    这个爱字让席湛的心都软了,他嗓音温柔的对我说道:“席太太,小狮子刚说爱我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笑说:“允儿最会哄你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席太太嫉妒了?”

    我怔住问:“我嫉妒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狮子没说爱你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席湛可真是幼稚呢。

    我哄着允儿,“那你爱妈妈吗?”

    “爱~”

    我得胜的对席湛说道:“你瞧。”

    席湛笑开,忽而道:“爱你才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搂着他的脖子问:“爱你也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倘若他们只能从爸爸妈妈中选择一个,那我希望是我家的席太太,因为你是一家之宝。”

    我凝住呼吸道:“二哥又在说甜言蜜语。”

    席湛笑了笑,“被你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席湛好甜人。

    我亲了亲他的脸颊,他花了十几分钟将允儿哄睡着,随后带我回了我们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比较自在,我替席湛脱掉外面的西装这才告诉他

    道:“我明天回梧城,原本打算今天回去的,但想再陪你一晚。”

    席湛揉了揉我的脑袋问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小五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梧城是要处理她?”

    我耐心的解释道:“她从不是一个善心的人,她回梧城肯定会闹的我爸妈鸡飞狗跳!我真是怕了她了,特别怕她,曾经禁止她入境的,没想到她竟然利用我妈让楚行带她回梧城!现在他们都在时家别墅,宋亦然也在,我预感到会发生不好的事,得赶回去处理才行!”

    见我担忧的要命,席湛突然问了我知道致命的问题,“允儿,小五究竟对你做过什么?”

    提起小五就会牵扯到顾霆琛,牵扯到顾霆琛的话席湛还以为我对他一直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我简单的解释道:“她曾经骗了我,骗了时骋,还从宋亦然的身体里骗走了一颗肾脏!要是没有小五的话宋亦然也不会成现在这样!”

    席湛了然的点头,“明天我陪你回梧城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两个孩子的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而且席湛刚到芬兰,他还要处理这边的很多事,特别是他公司在这边,公务定当繁琐!

    “明天就能解决这个事。”

    我拒绝道:“别,你刚到这边肯定很忙,我先回梧城,等你忙完了过段时间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席湛迟疑,“嗯,过几日我再回梧城,孩子我打算就留在芬兰这边,等你解决完梧城的事再过来陪他们,到时候我陪你再一起回芬兰。”

    席湛是想将两个孩子留在芬兰。

    “嗯,都听你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晚了,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我身体已经困倦,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,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,当时席湛在楼下做早餐,我下去问他,“孩子们醒了吗?”

    他递给我一杯牛奶,“还没呢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喝了一口想起蓝公子提的醒,我将这话告诉席湛,他默了默道:“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我警惕的问:“赫家会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赫家不会,赫老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席湛对赫老还是很了解的!

    他顿了顿道:“他做的那些事我都知情。”

    赫老做的那些事席湛都知道?

    包括他失忆后隐瞒他的事?

    原来席湛一直都将这些事掌于手中的!

    “希望他不要起什么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嗯,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吃完席湛亲手做的早餐之后我带着两条德牧到附近溜它们,荆曳远远的跟在我的身后。

    我一直向前走着,走到了铃兰花田,在那儿我看见了赫尔,心底惊讶她怎么会在这儿!

    她看见也是满脸惊讶,“你怎么也在?”

    赫尔用了一个也字!

    我忙问:“谁让你过来的?”

    赫尔眸光闪了闪,“我随意逛逛。”

    随后她看了眼我身后的荆曳,“就带了他一个保镖?难道你都不清楚自己是惹事体质吗?”

    “万一遇到了危险荆曳一个人怎么应付?”

    赫尔这是关心荆曳?!

    荆曳听不到我们说话,我这才道:“与你无关,你不是说他只是我这边的一条狗吗?”

    “你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?”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